法律咨询_律师咨询_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0-38776379

020-38776379

站内公告: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0-38776379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你们有没有发现?医生、律师、老师的孩子反而

2020-05-03 10:56

以前看过倪萍主持的一档寻亲节目,其中有一对高知的教授夫妇来寻找自己离家出走23年的儿子,儿子在24岁的时候离家出走了,给父母寄回一封要求断绝父子关系的信后就失去了音讯。

在场嘉宾都同情的看着这对养育了“白眼狼”的年迈夫妻。但是接下来的“剧情”却发生了大反转。

教授在节目中说,自己对儿子极其的严厉,但是这种严厉却没给孩子留一点人权,甚至带有屈辱性。

教授对儿子的种种作为,让我迅速把同情转为厌恶——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孩子!但是看着老夫妻泛着泪花说着往事,不禁感叹: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像这对教授夫妻育儿的方式我身边也有,而且,我自己也经历过。 上中学的时候,有一个同学和我很要好,他爸爸是我们学校的物理老师,她就住在学校、旁边就是图书馆、他爸爸也是跟所有的老师打好招呼多“照顾”他家孩子,而且物理还有她爸专门给她补课,她享受着最好的教育资源,但是结果呢?成绩却总是垫底,他爸爸急了,直接把她调到自己的班“严加看管”。 这个同学后来高考的时候只考了300多分,她跟我说,她根本就不想选理科,但是她爸觉得自己理科厉害还是教物理的,她选理科以后又不懂的可以直接问爸爸,多方便!

她的遭遇除了表示同情,更多的是感同身受。 我特别怕我伯娘,她是我们学校的英语老师,在我入学前,我爸就和我伯娘打好招呼:在学校看着我,好好学习,别惹事。你知道那种感受么?坐在窗户旁边一抬眼,看见外面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你,寒毛都竖起来了。她不教我英语,但是所有的成绩中我英语成绩是最差的。

因为我讨厌她又不敢和她“叫板”,幼稚的我只能“恨屋及乌”——不能拿她怎么样,我就不好好学英语好了。

倪萍的寻亲节目中,教授爸爸曾提到儿子控诉自己对他进行“精神监控”,我和我同学,都是这种精神监控下的牺牲者。

早在300多年前,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德勒就发现了医生、律师、老师甚至警察这些岗位,孩子出现不良行为的可能性反而更大一些。这些不良行为包括暴力、叛逆、自私、自卑等多种负面情绪。

当时阿德勒摆出很多案例证明这个观点,其中一个我印象深刻:有一个学校的校长,自己的孩子成绩不好,校长的解决方式是上去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打。没有教育没有引导。

这个300年前的结论,现在还在延续。 医生、律师、老师这些岗位,在我们看来是正规、有职业道德,甚至高大上的岗位,代表了正直、素质和高知。但是他们的孩子出现不良行为的可能性反而更大一些,我觉得主要是出于以下几个原因。

过度监管在老师中也较为普遍,家里有老师或者有亲戚当老师的人应该有体会。节目中教授的儿子、我的同学和我自己就属于这种情况。

“监管”我们的人,当然是一番好意,但是在孩子看来却像小海说的那样,都是精神监控。

学校本是一个学习、社交、玩耍的开心地方,但是孩子觉得自己时时刻刻被监控,就会产生被禁锢、不受尊重 、没有人权的压迫感,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样被实时监控的孩子反而会变得叛逆。

小的时候最讨厌去伯娘家了,一去她就是跟我讲大道理:好好学习,才能考上好大学,以后才有出息。一样的话反复说、不停的说,好像她说了我的成绩就会变好似的。

我不否认她的关心,但是我真希望她能听听我学习中的困难感受,能切实的给我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的表达自己的倾诉欲望,或者,我感觉她只是在讨好我的父母——你看,我多关心你家孩子。 老师教育学生,在他们的看来,如果不说或者不说清楚,学生就不懂啊,为了防止不懂,老师对一个问题反复说。

医生和老师一样,患者在病情这块也是个“新知”,况且生病开药这些事情可是不能有差池的,必须说清楚才行。

律师是专门帮不专业的人群打官司的,怎么才能打赢官司,说话的技巧,不听我这个专业人士的意见,你怎么能赢呢? 当专业的遇上非专业,专业的总觉得非专业的不明白,所以说个不停。

这些岗位的父母不但因为职业习惯倾诉欲望比普通父母更强外,还把这种沟通的方式带回了家,关键他们的社会地位较高,习惯站在知识、道德或法律的制高点来和孩子沟通,给孩子的感受自然不好。

孩子老是被说教,逐渐厌恶和父母沟通——他们一提出问题,父母比他们的话还多,还不听他们的感受,不去寻找隐藏在事件底下的真实原因,和他们沟通,孩子觉得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但是问题又确实存在着,孩子觉得迷茫又无力,发生的次数多了,这种感觉逐渐演变成自卑。

孩子希望被尊重,他们不喜欢父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和他们说话,而尊重是相互的,你不尊重我,那我也不尊重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听,甚至偏要和你对着干。

审判的力量有多大?英国中世纪的威廉一世在任时残暴凶恶,他是英国史上第一个建立国家数据库的国王,即位后他的第一个政举就是征税,而征税的前提是统计征税的事项。于是他展开了全国性的资产盘点。

英格兰那么大的地方,威廉用考古学家称为“闪电般的速度”,仅用了半年的时间把所有事物彻底、真实、详细记录在册,没有丝毫的遗漏:家里有几头牛,几只羊、几张椅子,几张桌子,几只瓦罐,这本记录,叫《末日审判书》,它的得名是因为普查的公职人员就像是末日审判者,凶恶无比。

老师对学生的一切持有审视的眼光,医生要审视自己的病人,律师则要审视他们的辩护人和案件,这些眼光,对于没有犯错、没有生病、没有纠纷和犯罪的孩子眼里,就像《末日审判书》里的公职人员,让人害怕。

经常被“审判”的孩子,容易产生什么都是自己的错的感觉,遇到不公平的事也不敢反抗。

医生、老师、律师都具有比较高的知识,在教育自己的孩子上却经常失败,主要是因为他们把职业习惯带回了家,理所应当的用自己工作的那一套去对待孩子,他们习惯去决定和控制别人,但是他们忽略的孩子也是一个人,一个需要尊重和理解的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电话:020-38776379     传真:020-38772658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20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湘ICP备01837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