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_律师咨询_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0-38776379

020-38776379

站内公告: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0-38776379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精进无涯:《刑法学习定律》读后感(上)

2020-05-29 14:19

随着工作日渐忙碌,无纸化、碎片化、功利化的阅读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替代了读书、教书时代钟爱的纸质阅读。疫情期间,得以静下心来,认真读几本书,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周光权教授的《刑法学习定律》是其中一本。对于这位中国刑法学界的顶级“大咖”,太多介绍是多余的。我想谈一谈读后感。

好像是爱因斯坦说过: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在书中,周光权教授简要回顾了自己的求学和研究生涯。虽说他“学刑法很偶然”,但是在四川大学读书期间,能够得到著名刑法学家伍柳村先生和张明楷教授的提携,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境遇。可见,人生的努力固然重要,偶然性、机遇、幸运这些东西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然而,不管是“干一行、爱一行”,还是“爱一行、干一行”,强烈而持久的兴趣始终是那些在专业领域取得顶尖成就的人士之“金钥匙”。从本书中,你可以感受到一位优秀学者在教学、研究、思考专业问题时所享受到的“智识的愉悦”;甚至于,周教授认为学好刑法“有益于身心健康”,并引用了不少事例予以佐证。周教授也建议自己的研究生、博士生要培养专注的、有主题的学术兴趣点。

这让我想起周伯通,金庸武侠里典型的痴迷于武学的“老顽童”。不论在《射雕英雄传》里,还是在《神雕侠侣》,周伯通的水平都在数一数二之间。周伯通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种品质—“热爱”。这种热爱是单纯而不计功利的。从事一项职业,仅仅是因为喜欢;或者说,功利因素不是“驱动力”,而只是“副产品”。

对于刑事辩护业务而言,没有比较强烈的兴趣,想要持久进行下去很难;即使勉强做下去,也会痛苦不堪。刑事业务不像民商事诉讼,好歹还有“一半一半”的胜诉率;对于刑事辩护律师来说,绝对的“胜诉”是非常难,也是很少见的一件事。

反过来说,难啃的骨头会比较好味道。刑事辩护的魅力,其实也在于“难度”。对于喜欢挑战、有一定对抗精神、思维周密而敏捷、不怵头语言表达和文字表达的人们,从事刑事辩护会觉得比较有趣,也容易走得更远。

与刑法学研究一样,刑事辩护的乐趣是思考的乐趣。随着持续而深入的思考,许多看似平平无奇、没有争议的案子,会逐渐变得有趣起来。越深入,越有趣。也许是案子的事实有问题,控方没有尽到诉讼证明的义务,鉴定意见不科学,证人在撒谎,物证显示出的细节耐人寻味;也许是案子的刑法适用有问题,有罪无罪、适用哪个罪名更合适,被害人有无过错,是否自陷风险,在共同犯罪中有没有实行过限或者共犯脱离……

稻盛和夫说:“你要学会和工作谈恋爱。”快乐工作、快乐辩护,能够促使大脑分泌更多的多巴胺;相比于吸烟和吸毒也可以增加多巴胺的分泌,工作、思考、辩护无疑更加“有益于身心健康”(借用周光权教授语)。

作为一名优秀的刑法学者,周光权教授的学术视野是宽广的,知识体系是丰满而完善的。他提倡:要研习好刑法学,不仅要储备相当水准的教义学知识,还要储备一定的哲学、社会学知识;不仅要研习中国刑法,还要比较和借鉴德日刑法;不仅要精通刑事实体法,还要精通刑事诉讼法,追求刑法和刑诉法的一体化;不仅要关注刑法教义学,注重内在逻辑的体系化、一致性,还要不断关注司法实践,尤其是刑事司法审判实践。不久前,周光权教授还提到:刑事辩护的艰难处,就是刑法学的痛点所在。密切关注刑事司法实践,对刑事实务工作者(尤其是辩护律师)持有真诚的同情的立场,这也是周教授的可爱之处。

刑事辩护对律师的知识储备要求同样是比较高的。律师承办一件案子,至少涉及以下几个板块的知识。

一是证据法知识。任何一个刑事案件都会跟证据卷宗打交道,律师对单项证据的审查、证据与证据之间的衔接印证、整体把握证据规格与证据标准,相关的知识必须到位。

二是程序法知识。一个典型的刑事案件,将会从刑事立案侦查起步,走向刑事拘留、报请批捕、捕后侦查、审查起诉、法庭审理。律师要对诉讼流程十分熟悉,才能保证不遗漏对当事人有利的机会。

三是刑法总则知识和相关罪名知识。刑事司法审判最终要解决的是对被告人如何定罪、如何量刑的问题,这当然也是辩护律师的工作重心。就目前来看,实体辩护仍然是刑事辩护的主要方式,所以律师必须精通实体法律规定。

四是相关领域知识。有的案件,律师不仅要精通法律条文,还要对具体专业知识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比如税票知识、银行与金融知识、医学知识、劳动与社保知识;有时候,还要了解如何算命、如何开光、如何赌博、如何卖淫嫖娼(我说的是“了解”)。

五是人文社科知识。有时候,有一些文史哲素养、心理学知识,对于刑事辩护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刑事辩护是要在一线办案的。律师要与当事人、委托人、公检法办案人员等各色人等沟通、打交道;要出庭辩护,在公众场合发表演说;要撰写大量的法律文书和研究文章。这些文史哲素养、心理学知识,是“功夫在诗外”的最好例证。

所以,辩护律师不能只是“专家”,而更应当是“杂家”。我时常有这样的感受:诉讼律师的思维要开阔,视野要宽广,心胸要广大,要善于学习,法天法地法自然。“专业”刑事辩护,不等于“只懂”刑事辩护。思维一旦受限,进步的空间也就没有了。

李常永:四川大学法学硕士,天津行通律师事务所刑事业务主任,前高校教师。亲办案例:某被控受贿案,二审改判无罪;某被控挪用资金案,发回重审判决无罪;某被控隐匿会计凭证案,一审判决无罪;某被控故意伤害案(内),二审改判无罪;某被控强奸案,一二审均无罪;某被控故意伤害案,一二审均无罪;某被判敲诈勒索案,历经两年三审五次庭辩无罪,检方撤诉;某涉嫌骗取贷款案,涉嫌骗取贷款数百万,检方不起诉;某涉嫌诬告陷害案,检方不起诉;某涉嫌妨害公务案,论证不构成犯罪,检方不批捕,警方撤案;某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案,论证不构成犯罪,检方不批捕,警方撤案;某盗窃案,十三年改判七年;免予刑事处罚、宣告缓刑、单处罚金案件数十件。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电话:020-38776379     传真:020-38772658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20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湘ICP备01837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