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_律师咨询_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0-38776379

020-38776379

站内公告: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0-38776379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诋毁、污蔑中医药要入刑?行业专家和法律人士

2020-06-08 14:04

近日,北京市卫健委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对《北京市中医药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而其中诋毁、污蔑中医药或将被追究法律责任的相关内容,在网络引发热议。一些网友认为,对于诋毁、污蔑与批评质疑的界限比较模糊,难以找到一个准确的界限。甚至有人称,难道中医药不容质疑,若质疑就会被追究刑责。

5月29日,北京市卫健委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对《北京市中医药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公告中称,根据本市立法工作安排,市卫生健康委、市中医局会同相关部门起草了《北京市中医药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及说明,现公开征求意见,时间为2020年5月29日至6月28日。

北青报记者从附件详情中看到,草案共七章,分别为总则、中医药服务与保障、中医药规范与管理、中医药保护与传承、中医药开放与创新、法律责任和附则,共计五十五条。

草案建立了中医文化宣传舆论保护制度,对以任何形式诋毁、污蔑中医药的行为,依法追究治安、刑事责任。而与此相关的第三十六条及五十四条,也是在网上引起广泛争议和讨论的部分。

第四章《中医药保护与传承》第三十六条规定,开展中医药文化宣传和知识普及活动,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符合中医药文化内涵和发展规律。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对中医药作虚假、夸大宣传;不得冒用中医药名义牟取不正当利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不得以任何方式或行为诋毁、污蔑中医药。

广播、电视、报刊、互联网等媒体开展中医药知识宣传,应当聘请中医药专业技术人员进行,以介绍疾病预防、控制、治疗以及养生保健等科学知识为主要内容,不得以介绍健康、养生知识等形式变相发布中医医疗广告、中药广告。

而第六章《法律责任》第五十四条中称,违反本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诋毁、污蔑中医药,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对此,网友表示,中医药不能诋毁,西药就能诋毁?妄议中医药都要入刑了?卫健委怎么能越过上级部门定这么个法规?

还有人提出疑问:污蔑和诋毁的界限在哪里,如果说中医药无疗效算不算污蔑?甚至有网友总结称,中医药不能被质疑,说中医药不好就是违法。

北京中医药大学方剂学教授杨桢称,自己也关注到了该草案。如果条例实施,“中医黑”可能会有所收敛,但不会影响正常批评。

他认为,最近20年的“中医黑”是伴随着互联网兴起的恶意炒作。目前最可怕的是不研究不学习中医,就对中医指手画脚。“批评质疑等是可以的,但不要进行恶意炒作。正常的批评应该是通过论文发表,有理有据。” 杨桢强调。

暨南大学中医学院的讲师朱明敏也告诉记者,不是中医不容质疑,而是必须有事实依据。作为中医从业者,他认为中医药正处于一个继承和发展的阶段,对流传下来的精华通过现代科学方法加以发展。当然对于部分糟粕,中医从业者自己也会质疑。

但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网上有部分人不分青红皂白地“黑”中医,比如“中医有效就是安慰剂”,“某某药无论你怎么吃它就是有毒”,甚至是某些江湖骗子出了事就一定是中医的锅等等。

朱明敏表示,凡事得辩证、科学看待,现代医学也有很多解决不了的问题,不能以偏概全,全盘否定。“所以中医从业者要尽更大的努力,向世人展示中医的科学性、有效性、安全性,甚至是在某些领域的优越性。”

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学院副教授刘果介绍,该草案中其实有很多值得肯定的亮点。比如之前中医要临方炮制某些特殊的中药饮片时,需要纳入医疗机构中药制剂管理范围,手续较为复杂。“现在条例中取消了审批程序,允许临时加工。在村医疗机构执业的中医医师、具备中药材知识和识别能力的乡村医生,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自种、自采地产中药材并在其执业活动中使用,无需统一进药。”他认为,目前网友的关注点却跑偏了,把焦点集中在了“不得以任何方式或行为诋毁、污蔑中医药”这条上。

刘果坦言,自己在门诊和教学中并没有遇到过诋毁、污蔑中医药的情况,很大一部分内容主要集中在微博、公众号等公共平台,而这些平台上的信息确实给人们带来了一些影响。“例如开药时,有亲戚会询问我长期服用中药会不会导致肝肾损害。这其实就是被网上的一些诋毁的言论影响到了。”

对于草案中网友争议比较大的部分,他称自己也关注到了,“个人觉得像是好心办了错事,也许是采取了一种不太合适的解决方式。”

刘果建议,可以采取温和的方式,或者加强对平台上发布的信息内容的审核。“对那些诋毁、污蔑中医药的人,采取刑罚的手段可行度比较差,还会引起中立人士的反感。”

他解释,什么情况属于诋毁或者污蔑并不好判断,因为中西医之间、中医内部不同学派之间对疾病的认识,本身就存在很大的分歧和争议,而且人们的固有观念很难改变,最关键的还是中医药自身要做出成绩,以确实的疗效来反驳针对中医药的非议。

除了对行业认知方面的争论外,法律层面的讨论也引发了不少关注。对此,北京海润天睿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振祖表示,首先,质疑和污蔑、诋毁的含义并不能划等号。

污蔑和诋毁不符合社会公序良俗,该行为本身是不被法律所允许的。质疑是指表达不同观点,它是一个中性词,对中医药的疗效等大家可能有争论,如果是正常进行学术上的讨论、提出相反的观点和个人感受不能认定为诋毁、污蔑,“这涉及到一个事实认定的问题,这个尺度并不好把握,需要谨慎判断。”

对于立法权限问题,张振祖解释,北京市卫健委只是一个牵头起草部门,最后要经过北京市人大或人大常委会通过后才能生效,立法是有流程的,征求意见稿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现一些问题和不当之处、甚至是错误,从而做到严谨和规范。

但是,张振祖进一步分析认为,从草案中的语言表述上看,直接将诋毁、污蔑界定成危害公共安全秩序,并对应到治安管理处罚法、刑法中的罪名却是不妥当的。

“污蔑、诋毁从社会公德上讲是不被允许的,但直接被认定为寻衅滋事违反了社会公共安全秩序,这与治安管理处罚法、刑法的衔接上是有缺项的,它在技术越位了,表述并不严谨。”

此外,污蔑和诋毁一般情况下跟个人或法人的人格、名誉与荣誉等有关,而“中医药”被污蔑、诋毁由谁去主张权利是个问题,具体讲就是谁的权益受到了侵害?“比如针对个人的就涉及到侮辱罪、诽谤罪;针对企业的则损害其商誉。所以必须有具体的对象,不能是一个现象或者一个行业。”

张振祖认为,污蔑、诋毁中医药与治安管理处罚法、刑法中的具体罪名目前是无法做到一一对应的。“这个争议是比较大的,后续应该会做调整,在立法技术上和表述上做进一步规范。”

北京市中医管理局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该草案正处于征求意见中,关于诋毁、污蔑的内涵和界定等也在征求意见的范围内。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电话:020-38776379     传真:020-38772658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20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湘ICP备01837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