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_律师咨询_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0-38776379

020-38776379

站内公告: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0-38776379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民进党火攻罢韩过关,国民党补选陷困境

2020-06-18 23:51

在民进党党政资源全面介入下,一如预期,台湾“罢韩案”今天过关。国民党籍的高雄市长韩国瑜在上任530天后落马。这也是韩国瑜2018年11月在高雄市长选举拿下将近90万票,终结民进党在高雄市长达20年的执政权后,却因上任市长不到半年又请假参选“总统”,引爆罢免的导火线,成为史上第一个被罢免成功的直辖市长,也让民进党痛快报仇。“罢韩国家队”一举歼灭“韩流”,引人“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唏嘘。

依据《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规定,罢免案必须达到57万4996赞成票门槛就算通过,最后开票结果同意罢韩票超过93万票。韩国瑜被罢免后,“中选会”预定6月12日宣布韩国瑜被解除市长职务,由行政院指派代理市长。熟悉《选罢法》的官员解释,若韩国瑜接受罢免结果,“中选会”将公告3个月内补选市长;但若韩国瑜不服罢免结果,可提起选举诉讼,也就是打罢免案无效之诉的官司 ,在诉讼程序终结前不得办理补选。

蓝营知情人士直言,目前国民党对高雄市长补选问题相当头痛,“在韩国瑜被罢免的情况下,民进党掌握执政优势,且士气正旺,大家都知道补选市长是‘跳火坑’的事情,要找谁去?又有谁会想去?”据了解,最了解高雄市政的韩市府团队副市长李四川、陈文雄、叶匡时在罢选案通过后,第一时间都决定返校、重执教鞭,无意涉入政治。国民党高雄资深“立委”黄昭顺对补选市长也抱持不置可否的态度,党内高层甚至动脑筋到曾多次得到民调“五星级”的台东县前县长黄健庭当“救援队”。

尽管党内也有一派主张让韩国瑜提起选举诉讼,以拖待变,让党有时间找出补选战将,同时也为2022年县市长选举提前暖身。最坏的情况就是法院判决拖过12月25日,让行政院派任的代理市长一直做到2022年12月25日。不过,目前情势因罢免结果竟有超过93万赞成票,情势出现变化。党内人士指出,就算是有“国家机器”介入罢免案,但93万多票仍代表民意的展现,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在罢免结果出炉后紧急和党内高层会商,决定不采取法律战因应,而是尽快寻求补选市长的适合人选。

韩阵营方面,在罢免案后韩国瑜公开谈话,接受罢免投票结果,但也特别感谢高雄市有130万市民没有出来投票,刻意和超过93万市民投下罢免赞成票,形成对比,凸显仍有大多数市民支持市府团队。韩国瑜也指控,这是一场不公不义的选举,民进党把所有心思几乎都集中在“罢韩国家队”,动用所有资源买通了几乎90%以上的媒体、几乎100%的网军、全力攻打韩国瑜个人。 但,韩阵营人士透露,韩也无意再打选举诉讼,会协助党中央找到适当的补选人选。

回顾韩国瑜罢免案从去年底就开始发动,今年4月达到连署门槛,由“中选会”确定成案。过去2个月来,宣称是民间自发性质的罢韩团体不断发动各项造势行动,引起关注,但韩国瑜和国民党冷处理,不正面冲突,而是希望打政绩牌,说服高雄市民。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逐渐升温,以及日前梅雨造成高雄水患,韩国瑜以静制动、以水灭火。5月底的民调显示罢韩势头趋缓,表态赞成罢韩的比例明显下滑。

眼看罢韩民意冷却,原本刻意与罢韩团体保持距离的民进党也紧张了,顾不得遮掩,6月一开始,先由民进党高雄“立委”跳出来,和罢韩团体一起,站在街头发黄丝带、车队扫街宣传,随后蔡英文以民进党主席的身份公开呼吁选民投票,民进党高雄市党部也发百万封简讯催票,诉求“罢韩会过,理所当然”。在高雄市长选举时,曾是韩国瑜手下败将的现任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也多次回高雄为罢韩助阵,虽口口声声宣称罢韩无关党派,却是民进党操控罢韩案的重要指标。

国民党人士观察,高雄市民罢韩的核心理由,主要是韩国瑜才选上市长不久,开了许多政见支票,却在市政还没有做出任何成绩前,就去竞选“总统”,引起市民的强烈愤怒和反感,但后期韩国瑜保持低调,专注市政,尤其新冠病毒疫情处理适宜,水沟积极清淤,让这一波梅雨季节的豪雨灾情减缓,过去有些大雨必淹的地方,虽然仍有淹水情形,但水退得很快,仍让市民“有感”,近期也有“再给韩国瑜一个机会”的呼声,无奈为时已晚。

一名民进党高雄“立委”助理私下坦言,罢韩团体的激烈动作虽形成气势,但韩国瑜每天跑公务行程,清水沟、防治登革热,不谈政治议题,低调面对罢免议题,也让不少本来后悔投韩国瑜票的浅蓝市民,或原本属于高雄县的基层农渔民,同情心被激发出来,态度转趋不表态。

这位助理说,“台湾人本来就是比较同情弱者。韩国瑜的冷,对上罢韩团体的热,的确有弱罢韩的效果。”因此内部评估后,认为关键在于能否鼓动在外地读书、工作的青年返家投票,以及所有认为韩国瑜不适任的在地高雄人,最后都会坚定站出来投票。

由于6月中旬各大学正逢期末考,罢韩团体和民进党担心学生不愿回高雄投票,让“罢韩之火”降温,台大、台师大学生会长公开表态支持罢韩,带动舆论风向;交通大学学生会则以“返乡陪妈妈”的名义出动免费专车,甚至宣称补助每人300元,引发争议。投票前一晚,民进党和罢韩团体更举办重返美丽岛晚会和大游行,参与者都以年轻人为主,号称10万人参加,让支持罢韩者士气如虹。

同一时间,韩国瑜则在透过视讯发表“高雄有你们真好”感言,强调市长工作就是服务“人生有这个缘分,帮市民朋友来打拼,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以人民为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韩国瑜也逐一介绍市政团队的成员,并强调自己和市政团队任劳任怨、日夜坚守岗位,“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民”,且表明“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请大家务必平心静气,坦然接受结果。”似乎已预见罢免案的结果,提前阐述心情。

面对韩国瑜被罢免下台,亲近韩国瑜的友人痛批:“一句话,民进党就是输不起!”“这一连串打韩行动,根本就是从高雄市长选举到今年初‘总统’大选的延伸。”“民进党从蔡英文以降,再度升高政党对立姿态,把一个高雄市的罢免变成全国性的罢免风潮,成功号召在外地读书、工作的高雄年轻人回去投票,这也是罢免案最后会过的原因。”

这位友人也表示,韩国瑜其实心中很自在,“心经的‘心无挂碍’不是念假的。”今天罢免投票日他一早就去美浓、旗山地区视察木瓜农,了解农民受损的情形,就是对罢免案的结果很淡然。只要还在市长职务一天,就认真的做好自己的工作。他认为,韩国瑜从2018年的“大起”到现在的“大落”,原本都不是在自己的意料之内,被解职后会退出政坛,回归本来的老百姓身分,沉潜到民间服务。

不过,国民党人士指出,韩国瑜原本因高雄市长身份而被指定的“中常委”身份,后续被解职后也随之消失。另一名国民党“立委”认为,若韩国瑜还想延续政治生命,参选明年党主席,挑战现任主席江启臣的地位,是选项之一;但党内必然也会出现“韩选‘总统’挫败,又遭市民罢免,有什么正当性参选主席?”的声音,这样难堪的处境,是韩国瑜必须考虑的。至于江启臣在主席任内,下令动员全党之力救一人,但韩国瑜仍遭罢免,党内可能也会有不满江启臣的人士藉此问责,党内恐怕还有一波暗潮摆荡。

相对于国民党找不到人才的尴尬和困境,民进党有志高雄市长补选的人却抢破头,例如民进党高雄“立委”管碧玲从未停止布局,高雄市前市长陈菊的人马、“立委”刘世芳也在鸭子划水,巩固“菊系”的资源,属于年轻一辈的民进党“海派立委”赵天麟才当选高雄市党部主委,也有意挑战。

然而,他们看的不是只剩下2年任期的补选市长,而是2年后的南台湾“霸主”之位,甚至直取更大的名位。绿营人士不讳言,尽管多方人马抢夺,目前党内最看好的人选仍是“英系”的陈其迈,毕竟陈上次高雄市长被韩国瑜击败,这次再出马演出“王子复仇记”,“高雄人也会想要还他一个公道。”

另一名民进党人士则分析,另一个变量是韩国瑜被罢免后,是否提出罢免案无效之诉?若韩国瑜未提出选举诉讼,进入补选程序,党会马上协调、征召人选,一定要把高雄市的执政权拿回来。但韩国瑜也极可能提出罢免案无效之诉,一旦法律战开打,就必须等到法院判决确定后,才能补选。若法院判决时程拖延太久,让市长任期不足2年,无法补选,但由“行政院”指派的代理市长还是民进党的人,对2022年的县市长选举,民进党也没有损失。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电话:020-38776379     传真:020-38772658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20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湘ICP备01837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