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_律师咨询_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0-38776379

020-38776379

站内公告: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0-38776379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问答 >

野保法修改在即 法律人士呼吁:是否引发公共卫

2020-04-05 14:08

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决定在2月24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关于“禁止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的相关议案。全国人大法工委已经部署启动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改工作,要扩大法律调整的范围,加大打击惩治的力度。对此,法律人士认为,有关保护野生动物的犯罪,应考虑增加防止公共卫生事件发生这个目的。

野味吃的不是文明和健康,而是野蛮和病痛。一小撮人的陋习不能让全社会付出代价。很多人打着资源利用的幌子,把保护解释成利用,把利用做成了黑色交易。要想从源头控制重大公共卫生风险,还要让野生动物保护法回归保护本身,还野生动物完整的“清静”。

我国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与1988年11月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本法最初的制定目的在于保护和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保护、发展和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维护生态平衡。正是在当时全面发展经济的大环境之下让野生动物养殖业的疑惑的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给食用野生动物行为“开了绿灯”。

2003年“非典”事件带给我们的惨痛教训就让很多学者提出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建议,当时就已经有专家提出全面禁食野生动物,但是因为社会认知程度不够高,在2004年8月修改此法时,全面禁食野生动物的倡议并没有获得采纳。

而2016年的修法过程中,这一建议也没有被纳入新版法律。虽然《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四条明确了“保护优先、规范利用、严格监管”的原则,但是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始终没有被严令禁止。

此次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应当把保护公共卫生安全增设为立法目的,同时全面建立禁食野生动物的名录制度,指导并最终在整个社会形成对国家和社会负责的环境友好型饮食方式。而且,除了禁止使用之外,应当对捕猎、繁育、运输、储存、买卖等环节都建立更加全面的禁止制度。由此,在人类和野生动物之间张起一张更加严密的法治保护网,从而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现行刑法中第三百三十条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和第三百四十一条非法捕猎、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以及非法狩猎罪是与此次新冠疫情息息相关的罪名。触犯前罪的行为人之行为只要存在引起甲类传染病严重传播的风险就可能面临最低三年的有期徒刑,而在后一罪名中行为人会因非法捕猎行为面临最低三年的有期徒刑,而涉及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则面临最低五年的有期徒刑。

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員施杰说,相比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能够以危险犯定罪,后者需要以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或制品遭受捕猎、杀害等才能认定犯罪既遂。这种针对犯罪行为的事后处罚模式难以有效防止相关犯罪的发生。所以,对于有关保护野生动物的犯罪,应当酌情考虑通过修改为行为犯、危险犯等提前预防模式适当扩大惩治范围,从而有效防止类似新冠肺炎的疫情在未来“卷土重来”。

太琨律(成都)所主任朱界平律师认为,野保法的修改一是应该调整保护范围和增加保护的目的。在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主要针对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三有”的陆生野生动物进行保护,保护范围很狭窄,而其他野生动物在生态系统中其实也都有其不可或缺的地位与作用,因此通过立法建立普遍保护的规范,从有利于保护生物多样性。在这种普遍保护的基础上建立分级分类保护。在保护目的上,应考虑增加防止公共卫生事件发生这个目的。

二是,应该加大执法力度。这次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最早爆发的湖北华南海鲜市场,一些经营者公开售卖的产品中包含了很多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说明对非法的野生动物交易市场没有坚决予以取缔和关闭,执法力度需要进一步加强,这就需要在立法上进一步落实主体责任,以强化执法效果。

三是加大处罚力度:在行政处罚方面,比如可增大罚款的幅度。要对违法行为起到足够的震慑。在刑事处罚方面:现行刑法规定了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但该类犯罪保护的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影响了野生动物保护实际效果,建议增加在从生态环境保护、防止公共卫生事件角度设立刑事处罚条款。

四是,需构建全流程和全链条的野生动物保护体系。形成体系的科学保护,构建人类绿色、安全、可持续的生存环境。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电话:020-38776379     传真:020-38772658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20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湘ICP备01837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