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_律师咨询_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0-38776379

020-38776379

站内公告: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0-38776379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问答 >

「办案用」非法集资犯罪法律法规、案例详细汇

2020-04-16 10:50

2019年《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

2017年《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公通字(2017)25号

2017年《关于办理涉互联网金融犯罪案件有关问题座谈会纪要》,最高人民检察院,高检诉(2017)14号

2017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充分履行检察职能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六、七条,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15)18号

2014年《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公通字(2014)16号

2013年《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公通字〔2013〕37号

2010年《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10)18号

201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二十八条、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公通(2010)23号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最高人民法院,法发(2010)9号

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整治非法证券活动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二条第二款,证监发(2008)1号

2004年《关于依法严厉打击集资诈骗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活动的通知》,最高人民法院,法(2004)240号

2000年《公安部关于严厉打击以传销和变相传销形式进行犯罪活动的通知》,公安部,公通字(2000)54号

2018年《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中国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

2017年《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

2016年《关于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中国银监会,银监发(2016)11号

2016年《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2016年第1号

2008年《关于整治非法证券活动有关问题的通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发(2008)1号

2007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依法惩处非法集资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国办发明电(2007)34号

2001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厉打击以证券期货投资为名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国办发(2001)64号

1999年《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中有关问题的通知》,银发(1999)41号

1998年《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国务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247号

1996年《关于立即停止利用发行会员证进行非法集资等活动的通知》,国务院,国办发(1996)33号

2020年《发挥检察职能作用、惩治和预防金融犯罪——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四检察厅厅长郑新俭就第十七批指导性案例答记者问》

2017年《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披露非法集资十种形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教育部、工信部、公安部、民政部、住建部、农业部、商务部、人民银行、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14家国家机关

2010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京高法发(2010)341号

2018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上海市公安局关于办理涉众型非法集资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沪高法(2018)360号

2008年《上海市检察院关于本市办理部分刑事犯罪案件标准的意见》,沪检法(2008)143号

2004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刑庭、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关于进一步规范部分常见刑事案件级别管辖的意见》

2012年《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违法犯罪案件有关问题的意见》,粵公通字(2012)277号

2003年《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广东省公安厅关于办理涉及传销或者变相传销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2002年《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犯罪案件若干具体问题的指导意见》,粤高法(2002)87号

2013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关于当前办理集资类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三)》,浙高法〔2013〕241号

2012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部分罪名定罪量刑情节及数额标准的意见》,浙高法(2012)325号

2011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关于当前办理集资类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二)》,浙高法(2011)198号

2008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关于当前办理集资类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的通知》,浙高法(2008)352号

1999年《浙江省高院刑事审判庭关于执行刑法若干问题的具体意见(一)》,浙高法刑(1999)1号

2016年《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借款、担保合同案件涉及经济犯罪若干问题的纪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纪要[2016]2号)

2014年《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中刑民交叉问题的纪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纪要(2014)4号

2013年《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江苏省公安厅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意见》,苏高法(2013)262号

2015年《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四川省公安厅关于我省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川高法(2015)414号

2014年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安徽省公安厅《关于办理合同诈骗等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

2001年《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福建省人民检察院、福建省公安厅关于关于部分经济犯罪、渎职犯罪案件数额幅度及情节认定问题的座谈纪要》,闽高法(2001)230号

2017年《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赣高法(2017)189号

2015年《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河南省公安厅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豫检会(2015)11号

2018年《重庆高院关于办理非法集资类刑事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会议纪要》,渝高法(2018)186号

[第176号] 袁鹰、欧阳湘、李巍集资诈骗案——非法传销过程中携传销款潜逃的行为如何处理?

[第72号] 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集资诈骗案——犯罪后单位被注销如何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第56号] 高远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第56号)——利用经济互助会非法集资的行为如何定性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1第11期] 吴国军因与陈晓富、王克祥、德清县中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民间借贷、担保合同纠纷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9第10期]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诉许官成、许冠卿、马茹梅集资诈骗案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8第6期] 陕西省渭南市人民检察院诉渭南市尤湖塔园有限责任公司、惠庆祥、陈创、冯振达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惠庆祥挪用资金案

非法向公众吸收存款的用途不影响该罪的构成——浙江台州中院裁定叶从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2019)晋0922刑初1号,善林(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五台分公司、智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6)晋1121刑初第85号刑事判决,(2017)晋11刑终32号,郭某甲诈骗、信用卡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审判决书、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5)沭刑初字第0487号,徐某甲犯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温文刑初字第158号,戚承博犯妨害作证罪、诈骗罪等李某甲犯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非法经营罪陈某甲、郑某等犯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陈某乙犯非法经营罪、危险驾驶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3)黄浦刑初字第1008号,单位上海某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3)丰刑初字第430号,唐山市丰润区永烽钢管厂、李德青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05)东刑初字第376号,(2007)二中刑终字第1677号,黄克胜被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一审判决书、二审裁定书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电话:020-38776379     传真:020-38772658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20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湘ICP备01837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