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_律师咨询_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0-38776379

020-38776379

站内公告: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0-38776379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问答 >

目睹过祖母被饿死,也得过抑郁的她,如今准备

2020-05-17 10:24

这份报告,出自一个普通而又不平凡的女性之手,说起她的名字,相信很多人都不太熟悉——郭建梅。

关在北京制衣厂的25位女工,她们被拖欠工资关在制衣厂受剥削,和工厂没有劳务合同,生病无人管,甚至生理期买卫生巾的钱都没有。郭建梅接下这案子,周旋三年,最终为25位女工争取到了应得的工资和赔偿。

一个叫小夏的湖北女孩刚生完孩子,拒绝了丈夫过夫妻生活的要求,她老公二话不说就拿螺丝刀剜掉了她的眼睛。更令人气愤的是,她的丈夫却因为在当地有关系,以“精神分裂症”为由逃出法网。

还有2012年的四川受家暴妇女李彦杀夫,当时李彦已经被判了死刑,也是郭建梅挺身而出,为李彦申诉。

郭建梅认为李彦是家暴里的受害者,她的生活就是被虐待,被砍掉手指,挨打更是家常便饭,所以她才会忍无可忍,一把抢过丈夫的火药枪枪管,打在了丈夫后脑勺。

这20多年,郭建梅和她团队千千律所已提供免费法律咨询11万人次;代理案件近4000件,以及重大典型案件400余件。

2005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2007年获由米歇尔.奥巴马颁发的“全球女性领导者”奖章2010年获法国“西蒙.德.波伏娃女权奖”2011年获“国际妇女勇气奖”2019年 荣膺第40届“诺贝尔替代奖”‘

有人说:“郭建梅接手了小女孩的案子,为这起带着悲凉气息的案件,罩上了一层热血色彩。”

是的,在很多人的眼里,郭建梅就是一个英雄,然而抛开这一切荣耀和勋章,她其实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

1960年3月,郭建梅出生在河南滑县的一个村子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是典型男尊女卑传统家庭的缩影。

在姥爷家,只是因为外祖母生的是女儿,便经常遭到重男轻女的公婆的责骂与毒打。第二胎,外祖母生的还是女儿,姥爷竟然就把外祖母“休”了。外祖母后来去了北京,嫁给了一位贫穷的劳动工人。

有一年元宵节,姥爷破天荒给她买了一个灯笼。对于当时贫苦的她来说,那可是一个很美好的礼物了。可是很快,她的礼物就被几个男孩一脚踢翻,烧毁了。她想要去抢救,可是一切都无能为力。

而在爷爷家,男权思想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郭建梅的祖母就是在饥肠辘辘之下被爷爷驱赶着去卖馍,最终饿死在路上。

郭建梅永远不会忘记,当祖母的尸体被发现时,随身挎着的篮子里还有几个没卖出去的馍:“祖母又冷又饿,馍在篮子里,可她就是不敢吃啊……”

这一桩桩的事情,极大地冲击了还小的郭建梅,她不明白为什么女人要那么卑微,为什么女人活得不如男人?这是她第一次思考中国妇女所处的位置。

作为农家子弟,作为底层女性,那时的郭建梅只有奋发学习,才可以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1979年,郭建梅以河南安阳地区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北大法律系录取。

电影里的律师不顾一切为被诬陷为小偷的流浪者辩护的英雄之举,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就这样,她走上了律师的道路。

1995 年9月,郭建梅已担任《中国律师》杂志社主编助理。因为工作的关系,她参加了第四届NGO世界妇女大会。在那里,她参加了一个约200人的女律师讨论组,她们都是来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阶级的公益律师。

那是郭建梅第一次听到“公益律师”、“妇女权利”这样的词语,特别是希拉里激情饱满的演讲:

“妇女沦为牺牲品之际,家庭、社会及国家的安定都会遭到侵蚀,妇女占世界人口的一半多,占世界贫困人口的70%,我们当中有机会在这里的人,有责任为那些没有机会的人说话。”更是彻底点燃了隐藏在郭建梅内心的火苗。”

1996年,郭建梅和北京大学的几位老师,顶着世俗所有偏见成立了以“励行法律援助,保护妇女权益,维护法律公正,研究妇女权益问题,推动国家法律援助和妇女权益保障事业的发展”为宗旨的,中国第一个妇女法律援助机构——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

当公益律师接的案子其实几乎赚不到什么钱,全凭着善良来做,有时候为了一个案件,需要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还要搭上自己的情绪。

曾经有位政法大学的教授,因为教学需要想在公益律所做一段时间的案例收集,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他做完咨询后疯了一样地跳出门口,大喊着:“我不能干了,我要疯了!!”

那时候太多的人慕名而来了,太多的人把她当作唯一的救命稻草,很多一见面就跪下,然后哭着抱怨着。

常有人说律师太冷血了,可是和郭建梅接触的人都发现,在做公益律师的这些年,她变得更加感性了。无论是在和人沟通案件或者和记者回顾时,她都会忽然被那些人那些事触动地泪流满面。

不是说感性不好,可是太过感性,就会对情绪产生一定对困扰。郭建梅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垃圾桶一样,承载了太多太多别人的负面情绪,她开始觉得太疲惫了。

有一次,郭建梅的团队刚到案件所在地,就收到消息有人会来打击报复。于是深更半夜,她们只好东躲西藏,惶惶如丧家之犬,那一刻,她心中悲愤交织,难以言表。

虽然时有胜利,但这些年经历的失败也多、听得到的质疑也很多,她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选择。只是通常还没有想明白,就又有一个新的案子继续处理。

见过太多惨烈的人生后,郭建梅得了抑郁症。在治疗的那段日子里,她终于有事情问问自己,后悔吗?

“就算屡败屡战,我也越战越勇,什么都不在话下。以前会因为不知如何是好而焦虑,现在我本能地做了再说。”

是的啊,支撑这一群公益律师继续干下去的理由,除了微薄的工资,就剩下改变世界的理想主义精神了。

“郭建梅就像一盏灯,让她们看到了公平与正义的光亮,让她们在寒冷中感受到温暖,让前行的路不再黑暗 。”

“有的人活着的时候拼啊挣啊的挺厉害,但在这个世上,什么是值得你追求的?有的人趋名,有的人趋利,我这样的是趋理想、趋信仰的。”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电话:020-38776379     传真:020-38772658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20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湘ICP备01837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