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_律师咨询_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0-38776379

020-38776379

站内公告: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0-38776379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问答 >

章莹颖案民事诉讼再遭驳回 章父发声:至今未获

2020-08-01 03:47

据美国中文网27日报道,日前,美国伊利诺伊州一个巡回法院的法官就章莹颖案民事案件作出裁决,驳回章莹颖家属对伊利诺伊大学两名心理顾问的诉讼。

据报道,杀害中国留学生章莹颖的凶手克里斯藤森,曾在案发前向其所在的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咨询室的两名社工,进行心理咨询。章莹颖家属认为,凶手在杀害章莹颖的三个月之前,就向他们透露对连环凶手着迷,还购买并退回了用于转移和处理尸体的物品。但校方的两名心理咨询师没有做好辅导工作,从而导致章莹颖死亡。

但法官鲍姆(Jason Bohm)称,不能认为这两名咨询师导致,或者从任何法律意义上讲,促成了她的死亡。法官认为,克里斯藤森对咨询师表露的关于谋杀的想法,并不构成特定的威胁。

伊利诺伊大学发言人凯勒(Robin Kaler)表示,我们一直为章女士的家人和亲人,因章的去世而感到悲伤,我们支持我们的社会工作者,他们的专业精神以及他们对学生健康和安全的承诺。

6月28日上午,章莹颖父亲章荣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已于6月26日接到相关信息,现在不知道怎么办,学校太残忍了,我和律师都非常愤怒。章荣高称,截至目前,校方没有提供任何赔偿,甚至连道歉也没有。

据悉,章莹颖家属对上述两名心理顾问的民事诉讼从2019年6月开始,2019年12月30日,伊利诺伊州联邦法官曾作出裁决,驳回诉讼。

2019年7月18日,章莹颖案刑事审判终结。经过长时间的审判,克里斯滕森被判在2017年6月绑架并导致章莹颖死亡罪名成立,并判处无假释的终生监禁。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章荣高除了起诉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还找过推荐女儿出国的单位。他想不通到底哪里出了错。但是除了一个被终身监禁的凶手,再没有任何人为此负责。他感到很孤独,亲戚朋友几乎都不走动了。没有人能真正理解我的痛苦。他整夜整夜睡不着,在街上游荡。

章莹颖家人于2019年6月起诉美国校方,希望学校为其心理咨询中心的严重过失,向章家人提供合理赔偿。然而却被校方回绝,并要求撤销此案。律师认为校方对该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章莹颖是福建省南平市人,2017年4月作为访问学者前往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交流学习。6月9日下午,章莹颖失踪,校园内的一处监控拍下了她失联前的最后画面。

由于案发时监控模糊,美国警方难以模拟出嫌疑人的长相,于是通过中国政法大学刑事专家刘世权博士联系到画像专家林宇辉,6月23日,林宇辉画出了嫌疑人的样貌,提供给美国警方。2017年6月30日,美国警方拘捕白人男子布伦特克里斯滕森,此人刚拿到伊利诺伊大学物理学系的硕士学位,原本打算念博士。在此后的审讯中,克里斯滕森始终拒绝交代案件真相。

2019年6月3日,章莹颖案在美国伊利诺伊中区联邦地区法院开庭审理。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承认章莹颖被克里斯滕森杀害,同时克里斯滕森女友录下的录音中,克里斯滕森承认自己使章莹颖窒息致死,并将其砍头。陪审团认定凶嫌克里斯滕森绑架和谋杀罪名成立,但是无法就死刑问题达成一致。

7月18日,法庭判决凶犯克里斯滕森无期徒刑且不得假释。克里斯滕森的恶行令人发指,他曾告诉联邦检察官,在杀死章莹颖后,把她的遗体放在三个不同的垃圾袋里,再把这些垃圾袋扔在他公寓外的垃圾箱。但他始终不肯透露详情,章莹颖的家人未能实现将她的遗体带回中葬的愿望。

2020年4月21日,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章荣高清晰地记得这是女儿章莹颖离开的第1047天,他向记者讲述了过去的三年里,他的经历的各种痛苦和绝望。

至今,章荣高的手机屏保还是章莹颖的照片,那是章荣高最后一次见女儿时的画面。照片上章莹颖笑得很甜,但章荣高现在每每看到都很心疼。那时女儿准备出国,这是送她去火车站进站前拍的。

章荣高介绍,章莹颖小时候特别懂事,家里一直境况不好,她从来没有上过辅导班,学习成绩一直很优异,没让大人操心过,2009年她考上中山大学环境学院生态专业。让他骄傲的是,女儿高考后,因为成绩优异,还有媒体来家里采访过,具体的是不是当地的状元我不知道,但我听记者说好像在当地已经好几年没有人考这么高的分数了。

章莹颖在中山大学毕业后,2013年被保送到北京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2016年到2017年在中国科学院客座学习,2017年前往美国的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交流学习。女儿出国的事情,一直是章荣高心里绕不过去的坎,为此,他非常自责。她一直想当老师,觉得出国会有更好的发展。她妈妈当时不同意,觉得美国不安全,而我支持了她。其实是我害了她,如果我不同意她出国,她是不会去的,也就不会出事。

章荣高说,章莹颖有两次出国机会,2016年她可以去加拿大留学,但当时一年要8万元开销,我们家经济条件不好拿不出,所以就放弃了。到了2017年,有机会免费去美国,这才去了。章荣高至今打不开心结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家中贫穷,没能让女儿提前一年出国,也许去加拿大留学会更安全;二是因为没赞同爱人不同意女儿出国的意见,不出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克里斯滕森的恶行令人发指,作案手法极其凶残。案发后,章荣高有两个诉求,但一个都没得到满足。判处凶手死刑的诉求落空,女儿的遗体也没能找到。章荣高说,惨案本可避免,凶手作案前曾在学校看过3个心理医生,医生都说他要杀人,但学校并没告诉警方,也没采取其他防备措施。学校肯定是有责任的,但至今我也没有得到学校的道歉。

对于学校的不作为,章荣高在去年6月对其提起了民事诉讼,希望学校赔偿,但很遗憾,美国法院驳回了他的请求。至此,章莹颖案在美国的法律程序基本结束,但章家既没有得到一句道歉,也没得到一分钱赔偿。

在美期间,章荣高得到了很多华人的帮助,许多人为他们捐款,不过这些款项他也没有带回国。2019年8月,章莹颖家人在美国宣布成立莹颖基金会,并为基金会捐出3万美元,希望帮助面对意外事故的伊大华人留学生及其家庭。章荣高说,他想给女儿修一座墓,可遗体没找回来,这个愿望注定又要落空了。

章荣高告诉记者:莹颖的房间现在是我在睡,一睁开眼都是她的影子,快活不下去了,胸口一直都疼,也查不出来啥毛病。而我爱人情况更不好,女儿出事后精神受了刺激,去年还因为精神恍惚,踩空了楼梯,摔断了四根肋骨。章莹颖还有一个弟弟,已经成婚。去年,章荣高添了个孙子,但这样的喜事还是没能让他高兴起来。因为孩子读书和其他原因加上女儿出事,前后已经欠了60多万元外债,现在全家人都要靠我一个人的工资生活,穷得都准备卖房还债了。提起生活压力,章荣高忧心忡忡。目前,章荣高在老家一个单位开小车,每个月只有2200元的工资。

也有网友对章荣高叙述的一家5口人都靠他一个人的工资生活提出质疑,认为他儿子、儿媳还年轻,完全可以出去工作。为此,章荣高解释说:儿子没什么文化,也找不到好工作,不是有了工作不去干,他目前在一家小饭店当学徒,还没有多少收入,至于儿媳刚生了孩子,没办法去上班。

现在的章荣高活得很迷茫,对于未来他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要求美国警方继续搜寻章莹颖的遗体是他一直想做的事,否则无法释怀,但他不知道如何去开展。今年56岁的他看起来比同龄人苍老许多,时常念叨的话就是:至今,我连女儿的一根头发都没法带回家里来。

据美国中文网27日报道,日前,美国伊利诺伊州一个巡回法院的法官就章莹颖案民事案件作出裁决,驳回章莹颖家属对伊利诺伊大学两名心理顾问的诉讼。

据报道,杀害中国留学生章莹颖的凶手克里斯藤森,曾在案发前向其所在的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咨询室的两名社工,进行心理咨询。章莹颖家属认为,凶手在杀害章莹颖的三个月之前,就向他们透露对连环凶手着迷,还购买并退回了用于转移和处理尸体的物品。但校方的两名心理咨询师没有做好辅导工作,从而导致章莹颖死亡。

但法官鲍姆(Jason Bohm)称,不能认为这两名咨询师导致,或者从任何法律意义上讲,促成了她的死亡。法官认为,克里斯藤森对咨询师表露的关于谋杀的想法,并不构成特定的威胁。

伊利诺伊大学发言人凯勒(Robin Kaler)表示,我们一直为章女士的家人和亲人,因章的去世而感到悲伤,我们支持我们的社会工作者,他们的专业精神以及他们对学生健康和安全的承诺。

6月28日上午,章莹颖父亲章荣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已于6月26日接到相关信息,现在不知道怎么办,学校太残忍了,我和律师都非常愤怒。章荣高称,截至目前,校方没有提供任何赔偿,甚至连道歉也没有。

据悉,章莹颖家属对上述两名心理顾问的民事诉讼从2019年6月开始,2019年12月30日,伊利诺伊州联邦法官曾作出裁决,驳回诉讼。

2019年7月18日,章莹颖案刑事审判终结。经过长时间的审判,克里斯滕森被判在2017年6月绑架并导致章莹颖死亡罪名成立,并判处无假释的终生监禁。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章荣高除了起诉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还找过推荐女儿出国的单位。他想不通到底哪里出了错。但是除了一个被终身监禁的凶手,再没有任何人为此负责。他感到很孤独,亲戚朋友几乎都不走动了。没有人能真正理解我的痛苦。他整夜整夜睡不着,在街上游荡。

章莹颖家人于2019年6月起诉美国校方,希望学校为其心理咨询中心的严重过失,向章家人提供合理赔偿。然而却被校方回绝,并要求撤销此案。律师认为校方对该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章莹颖是福建省南平市人,2017年4月作为访问学者前往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交流学习。6月9日下午,章莹颖失踪,校园内的一处监控拍下了她失联前的最后画面。

由于案发时监控模糊,美国警方难以模拟出嫌疑人的长相,于是通过中国政法大学刑事专家刘世权博士联系到画像专家林宇辉,6月23日,林宇辉画出了嫌疑人的样貌,提供给美国警方。2017年6月30日,美国警方拘捕白人男子布伦特克里斯滕森,此人刚拿到伊利诺伊大学物理学系的硕士学位,原本打算念博士。在此后的审讯中,克里斯滕森始终拒绝交代案件真相。

2019年6月3日,章莹颖案在美国伊利诺伊中区联邦地区法院开庭审理。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承认章莹颖被克里斯滕森杀害,同时克里斯滕森女友录下的录音中,克里斯滕森承认自己使章莹颖窒息致死,并将其砍头。陪审团认定凶嫌克里斯滕森绑架和谋杀罪名成立,但是无法就死刑问题达成一致。

7月18日,法庭判决凶犯克里斯滕森无期徒刑且不得假释。克里斯滕森的恶行令人发指,他曾告诉联邦检察官,在杀死章莹颖后,把她的遗体放在三个不同的垃圾袋里,再把这些垃圾袋扔在他公寓外的垃圾箱。但他始终不肯透露详情,章莹颖的家人未能实现将她的遗体带回中葬的愿望。

2020年4月21日,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章荣高清晰地记得这是女儿章莹颖离开的第1047天,他向记者讲述了过去的三年里,他的经历的各种痛苦和绝望。

至今,章荣高的手机屏保还是章莹颖的照片,那是章荣高最后一次见女儿时的画面。照片上章莹颖笑得很甜,但章荣高现在每每看到都很心疼。那时女儿准备出国,这是送她去火车站进站前拍的。

章荣高介绍,章莹颖小时候特别懂事,家里一直境况不好,她从来没有上过辅导班,学习成绩一直很优异,没让大人操心过,2009年她考上中山大学环境学院生态专业。让他骄傲的是,女儿高考后,因为成绩优异,还有媒体来家里采访过,具体的是不是当地的状元我不知道,但我听记者说好像在当地已经好几年没有人考这么高的分数了。

章莹颖在中山大学毕业后,2013年被保送到北京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2016年到2017年在中国科学院客座学习,2017年前往美国的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交流学习。女儿出国的事情,一直是章荣高心里绕不过去的坎,为此,他非常自责。她一直想当老师,觉得出国会有更好的发展。她妈妈当时不同意,觉得美国不安全,而我支持了她。其实是我害了她,如果我不同意她出国,她是不会去的,也就不会出事。

章荣高说,章莹颖有两次出国机会,2016年她可以去加拿大留学,但当时一年要8万元开销,我们家经济条件不好拿不出,所以就放弃了。到了2017年,有机会免费去美国,这才去了。章荣高至今打不开心结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家中贫穷,没能让女儿提前一年出国,也许去加拿大留学会更安全;二是因为没赞同爱人不同意女儿出国的意见,不出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克里斯滕森的恶行令人发指,作案手法极其凶残。案发后,章荣高有两个诉求,但一个都没得到满足。判处凶手死刑的诉求落空,女儿的遗体也没能找到。章荣高说,惨案本可避免,凶手作案前曾在学校看过3个心理医生,医生都说他要杀人,但学校并没告诉警方,也没采取其他防备措施。学校肯定是有责任的,但至今我也没有得到学校的道歉。

对于学校的不作为,章荣高在去年6月对其提起了民事诉讼,希望学校赔偿,但很遗憾,美国法院驳回了他的请求。至此,章莹颖案在美国的法律程序基本结束,但章家既没有得到一句道歉,也没得到一分钱赔偿。

在美期间,章荣高得到了很多华人的帮助,许多人为他们捐款,不过这些款项他也没有带回国。2019年8月,章莹颖家人在美国宣布成立莹颖基金会,并为基金会捐出3万美元,希望帮助面对意外事故的伊大华人留学生及其家庭。章荣高说,他想给女儿修一座墓,可遗体没找回来,这个愿望注定又要落空了。

章荣高告诉记者:莹颖的房间现在是我在睡,一睁开眼都是她的影子,快活不下去了,胸口一直都疼,也查不出来啥毛病。而我爱人情况更不好,女儿出事后精神受了刺激,去年还因为精神恍惚,踩空了楼梯,摔断了四根肋骨。章莹颖还有一个弟弟,已经成婚。去年,章荣高添了个孙子,但这样的喜事还是没能让他高兴起来。因为孩子读书和其他原因加上女儿出事,前后已经欠了60多万元外债,现在全家人都要靠我一个人的工资生活,穷得都准备卖房还债了。提起生活压力,章荣高忧心忡忡。目前,章荣高在老家一个单位开小车,每个月只有2200元的工资。

也有网友对章荣高叙述的一家5口人都靠他一个人的工资生活提出质疑,认为他儿子、儿媳还年轻,完全可以出去工作。为此,章荣高解释说:儿子没什么文化,也找不到好工作,不是有了工作不去干,他目前在一家小饭店当学徒,还没有多少收入,至于儿媳刚生了孩子,没办法去上班。

现在的章荣高活得很迷茫,对于未来他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要求美国警方继续搜寻章莹颖的遗体是他一直想做的事,否则无法释怀,但他不知道如何去开展。今年56岁的他看起来比同龄人苍老许多,时常念叨的话就是:至今,我连女儿的一根头发都没法带回家里来。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    电话:020-38776379     传真:020-38772658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20 长沙奥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湘ICP备01837565